在榆林网网首页
投稿 :tougao@zaiyulin.com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化文学
  • 《2020  致:我的父亲》

    《2020 致:我的父亲》

    《2020致:我的父亲》作者:崔宥熙我的父亲是一名公安交通警察逢年过节的聚会从来没有父亲的身影父亲在路上因为平安需要他日常生活靠不上我的父亲他是大多数人的儿子、父亲在交通拥堵时是他最忙的时候2020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是决胜脱贫攻坚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年查看全文>> 2020-04-05

  • 李苗苗:追思,是最好的祭奠

    李苗苗:追思,是最好的祭奠

    文/李苗苗又是一年春草绿,清明将至。清明扫墓祭祀,缅怀先祖、追忆逝者、遥寄哀思,这是我们千百年来礼敬历史、感恩先人的情感表达,表达着孝心,也传承着孝文化。人们对传统习俗的珍视体现着文化传承的绵延,但文明追思,才能让清明祭奠的意义更好地体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查看全文>> 2020-04-02

  • 刘绍义:寒食除陋入清明

    刘绍义:寒食除陋入清明

    文/刘绍义“四海同寒食,千秋为一人”。谁都知道,在我国古代,曾经有过一个重要的节日——寒食节,它是纪念春秋时期隐士介子推的。晋文公重耳流亡列国十几年,介子推紧紧跟随,并曾割下自己腿上的肉烤给饿昏的重耳吃,重耳登王位后,介子推却躲入深山避官。重耳放查看全文>> 2020-04-02

  • 王树强:三月墙头春正浓

    王树强:三月墙头春正浓

    又饮黄河水,入陕第一湾。新添几许春色,千丈铺生宣。原野清幽如画,陌上丹霞相伴,仿若住桃源,领略真风景,曲水沃良田。古渡口,清波里,老渔船。豪情未减,村庄美好落自然,果酒海红科技,沙窝西瓜甜蜜,谈笑漫丘山,三省界碑处,一唱天下观。
    查看全文>> 2020-03-31

  • 王树强神东矿区采风诗词

    王树强神东矿区采风诗词

    文/王树强一潇潇远树绿海深,惯听大漠水龙吟。我来走马风光看,远觅神东济世心。二采煤不见煤,蓝天彩云飞。明沙成绿海,乘风下翠微。三当风凭借力,一举入万空。几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四回首苍茫四十春,立身煤海济初心。相传薪火愚公志,大写神东大写人。五嫣然一树映高台,醉我心胸查看全文>> 2020-03-24

  • 王树强春天诗词系列

    王树强春天诗词系列

    文/王树强七绝·日子惯看浮生轻若烟,随波逐浪尽包涵。闲吟乱绪成诗赋,多大襟怀多大天。七绝·春夜雨入夜和风新雨后,河滨垂柳万千柔。雀鸟争鸣声声起,一幅春图眼底收。七绝·春日子悠悠感悟深,能容万壑是胸襟。无关生命寻常事,一寸年龄一寸心。七绝:春光明媚查看全文>> 2020-03-24

  • 郭新英:千总站铺子 把总当伙计

    郭新英:千总站铺子 把总当伙计

    文/郭新英“千总站铺子、把总当伙计”是老榆林以前的俗语,看似简单一句话的背后是榆林沧桑的军马史。翻开榆林历史,二千多年来充满战争的火药味。历史上留给后人的片言只语里有长城筑造史、李广寨、榆林郡、永乐大战……李春元先生撰写的大量榆林历查看全文>> 2020-03-23

  • 刘毓珠:黄河情愫与九千艺术

    刘毓珠:黄河情愫与九千艺术

    文/刘毓珠从黄河边走出去的当代著名画家张九千,我与他相识较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同在米脂县城,早不见晚见。多少年来我还是习惯称呼他的本名,建斌。舞蹈他是从几十里以外的佳县木头峪到米脂求学的。先于东乡桃镇鼎铭小学,后转到米脂中学。此番经历,促其懂事早,肯动脑筋,知道查看全文>> 2020-03-23

  • 申长明:堂夫和铃(散文)

    申长明:堂夫和铃(散文)

    文/申长明堂夫,是旧社会对在学堂里负责摇上课、下课、放学铃,打拉杂人的统称。堂夫每天的工作流程是:在先生和学生上课前摇预备铃,提醒学生娃娃们赶快进教室、坐好位,从书包中拿出书、本、笔,让先生做好上课准备,带上教案、粉笔及教鞭(棍)。那时候每堂课是40分钟,下课铃响后是课查看全文>> 2020-03-23

  • 王六:走三边(散文)

    王六:走三边(散文)

    文/王六走三边,望断天涯,是一条伴着艰辛走不完的生命探险之路。走三边,穿越时空,是一场伴着希望永不停步的追梦之旅。走三边,是军事行动、商务活动,也是人文现象、历史记忆,是国之计、民之生使然,这种不一定个人能做主的抉择,皆因这里有独特的地理,独特的资源。(一)军事上的走三边,查看全文>> 2020-03-21

  • 分不清的神木与府谷

    分不清的神木与府谷

    文/郭春霞在我的记忆中,神木和府谷这两个地名,就像一对双胞胎,说到神木,就要提到府谷。印象中,我的祖籍是神木,可有时偏偏有些相干或不相干的人给我纠正,“你的老家是府谷”,到底是神木还是府谷,有段时间我也分不清了。近些年,祖籍的概念渐渐清晰了,是神木,确定无疑!而且是查看全文>> 2020-03-20

  • 乔姣:春色正中分(散文)

    乔姣:春色正中分(散文)

    文/乔姣作为一年中的第四个节气,经历了微寒料峭的立春、淅沥柔和的雨水和气温回暖的惊蛰,万物俱复苏,春分的到来反而显得悄无声息。春分这天,太阳直射赤道,昼夜平均。对大陆性气候的中国而言,这份悄无声息的温柔似乎得天独厚。自春秋战国铁犁牛耕起,数千年源远流长的农耕文化,正查看全文>> 2020-03-20

  • 逆行的征程——援鄂战“疫”手记(五)

    逆行的征程——援鄂战“疫”手记(五)

    “疫情就是命令,我们的目的地,武汉!”“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就是应该不惧危险、迎难而上,以战斗的姿态,为祖国为人民打赢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温情和友爱已经深深地融入在我们日常的工作中,我们要信步迎光而去,祈愿山河无恙,人间皆查看全文>> 2020-03-20

  • 将心付明月 冰心在玉壶——柳青与出版社编辑的旷世友谊

    将心付明月 冰心在玉壶——柳青与出版社编辑的旷世友谊

    一1958年4月底,著名作家杜鹏程同志到北京出差,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文学编辑去驻地拜访他。闲聊中,杜鹏程谈道,柳青完成了一部长篇小说的初稿。当时,柳青已出版了《种谷记》和《铜墙铁壁》两部长篇小说,是一位很有影响的作家了,而中国青年出版社相继出版了《红旗谱》《红日》等革命查看全文>> 2020-03-18

  • 乔雄波:一场寂静而隆重的葬礼

    乔雄波:一场寂静而隆重的葬礼

    文/乔雄波我的村庄,是米脂东区赤褐色高山脚下的村庄,是米脂红色革命第一村——黑圪塔村。红色村庄,特殊时期,迎来一场寂静而隆重的葬礼。庚子年正月初二第一个时辰,我家隔壁93高龄的本家大奶奶驾鹤仙游。其时,新冠肺炎疫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波及全国,全民皆兵,城乡联查看全文>> 2020-03-15

  • 刘汉铭:缘分(散文)

    刘汉铭:缘分(散文)

    文/刘汉铭有一盏灯,明灭摇曳了数十年,在染满乡愁的夕阳残照中,忽然亮了;有一段情,在老树著花、神意幽闲的醉梦间,忽然轻狂了;有一种曲,在超尘拔俗、开度愚顽的吟唱中,忽然精魂附体了。我说的是道情,“清涧道情”,一种陕北人的地域图腾和文化坐标。这货,无端萦绕我数十年,查看全文>> 2020-03-15

  • 绥德义合镇虎墕村——一个被遗落的石头城

    绥德义合镇虎墕村——一个被遗落的石头城

    文/张笃龙去年10月,我们一行四人从绥德县城出发,沿307国道东行,踏上寻访2016年被住建部命名为全国第四批传统村落虎墕村的征途。没有到过这里,谁也想象不到从山西过黄河进陕西到绥德这一条古道上还保存着一座较为完整的石头城。随着307国道的通行,这里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义合查看全文>> 2020-03-15

  • 王树强:故乡书

    王树强:故乡书

    文/王树强故乡,绥德县田庄镇王家沟,一个普通的村落,一样的有水有草,有黄土绵延的山,有沟有壑,有老井有拱桥,构成一幅黄土窑洞槐树悠悠的画册封面。记忆中,故乡一直以苍狼白头的封面姿态出现,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子曾经演绎多少代悲喜画面,婚丧嫁娶,生命历史沉淀。那些沉静而斑驳的青石查看全文>> 2020-03-13

  • 边西:母亲的一碗面

    边西:母亲的一碗面

    文/边西我是吃面长大的。吃面的记忆自记事以来贯穿整个身体需要养分的时光。夸张的时月,一天三碗面,吃得人对面既爱又恨。专吃面的后果当然很严重,面部就像发酵蒸出来的馒头般肿大,若无其事的慢慢积蓄着,失去了清秀发展的可能,个头也因为营养的不均衡矮矬了。我对自己的相貌和查看全文>> 2020-03-13

  • 杨恒:今天你最美

    杨恒:今天你最美

    文/杨恒亲爱的:见信如晤。转眼一别,已快两月,心里甚是想念,更多的还是担心。原本以为借新春佳节休假回家与你和孩子好好团聚,无奈仅寥寥数面,你就收到医院紧急召集的命令。身为县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的你,狠心穿上白大褂返院,让聚少离多的我们又一次相隔。因工作原因,一岁的幼子于查看全文>> 2020-03-13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精彩阅图

Top
微信扫一扫下方二维码
在榆林网|丝路驼城网微信公众号